钟书阁 > 穿越历史 > 幕后造物主 > 第二十一章 见义勇为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zhongshuge.cc看小说就来"钟书阁"!    季肆愣了一下,发现吊着的人里居然还有自己的老同学昆析孝。

    随后他才发现后面还有他那些参加聚会的老同学们。

    此刻那些吊着的人也很快就反应过来松手落到了楼梯上。

    “这、这是个什么怪物……”躲在人群后面的黄仁杰看着如同魔鬼筋肉人般魁梧的可怕的季肆,颤声道。

    “别乱说!”昆析孝看了眼充满压迫力的肌肉季肆,咽了口唾沫之后小声告诫道。

    话虽如此,他也觉得能够以一己之力抬起好几个成年男子都抬不起的混凝土块,这种力量显然已经不能算正常人了。

    如果不是他们人多的话,现在恐怕已经有人逃跑了吧。

    季肆明白自己要是现在和之前那样一言不发直接出手撩人,没等他带人下去表达善意,还堵在上面的那些老同学大概就会吓得一哄而散,反而会加大营救难度。

    他看了眼手上的混凝土块,心里有了想法,也不说什么,只是扛着有些类似水泥预制板的混凝土块来到二楼,接着将土板从他撞出来的那个缺口放出去,搭起了类似滑梯的构造。

    虽然由于混凝土板长度不够,只能搭到一楼入口的天棚处,不过从那种两米多一点的高度就算跳下去也最多只是崴脚而已。

    季肆的这一行动也让楼上的人们知道了他是来救人的,顿时就安心了许多。

    很多人直接开始跑向混凝土板,从那里离开酒店。

    这个时候,不知酒店的哪里再一次发生了爆炸,整个酒店都有了震感,天花板上也开始有碎屑掉了下来。

    虽说大楼的框架可能还撑得住,但每层的隔板说不定还会继续崩塌。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本来还对从季肆身边跑过感到犹豫的人也加入了逃跑的队伍。

    “等一下,是不是应该去找一下班长?”昆析孝突然说道。

    “别犯蠢了!那娘们在爆炸一开始就抛下我们逃跑了!现在说不定都已经逃出去了!”黄仁杰啐了一口:“呸,老子喜欢了她那么多年,没想到居然是个这样的人!”

    结果他话还没说完,就发现自己被阴影笼罩了,抬头一看才发现季肆来到了他身前,吓得他整个人都抖得像在筛糠。

    季肆捏着嗓子,用比较符合他这个形象的粗声粗气的嗓门说道:“你说的那个人,往哪里跑了?”

    “往、往那个方向……”黄仁杰哆嗦着抬手指了指走廊的另一边。

    季肆也没有和他多做计较,直接越过他向那个方向跑去,而黄仁杰也如蒙大赦地低头,喘着气朝混凝土板的方向跑了过去。

    对于黄仁杰所说的,凌宴已经先一步逃跑了的事儿,季肆其实是持怀疑态度的。

    他的前身的记忆碎片里和凌宴那位大班长相处的过程还是相当愉快的,即便是加上了初恋和情怀的双重滤镜,季肆也不觉得对方是碰到这种事就会吓得丢下所有人逃跑的类型。

    不论如何自己都跑来救人了,也不差这一个,先过去看看再说。

    金谷山大酒店的三楼有几个包厢,此外还有一个宴会厅,黄仁杰刚才所指的就是宴会厅的方向。

    今天似乎没有人预约宴会厅,里面的桌椅都是正常摆放着,桌上也没有塑封的碗筷。

    只不过在宴会厅中央的舞台上,季肆发现了自己要找的人。

    少女凌宴正倒在那里,头部那里殷红一片,在她身边是一块砖头大的水泥块,乍一看似乎是跑到这里时被水泥块砸到了头部。

    “不对……”

    姑且不论为什么凌宴在发生爆炸后不走更近的楼梯下去,就算她慌不择路来到了宴会厅里,一般人的正常反应是会爬上舞台的吗?不应该是寻找安全通道才对吗?

    更何况现在这里只是有要崩塌的迹象,但还没有真的崩塌,偌大的宴会厅里只有少女身边有一块水泥块,怎么看都不太正常。

    季肆来到少女身边,发现凌宴的胸口还有微不可查的起伏。

    她还没死!

    于是季肆将她翻了过来,拿出【赌鬼的药瓶】拿出一颗药给她喂了下去。

    很幸运的没有拿到泻药,否则这画面就没法看了。

    药丸入口即化,只是片刻之后,凌宴便睁开了眼睛。

    只不过第一眼看到季肆易容的肌肉猛男,顿时被吓了一跳。

    随后她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撸出一手血,令她愕然:“我、我没死?”

    “你差点死了。”

    季肆继续用猛男声线说道:“已经能从二楼出去了,你也赶紧离开这里吧。”

    “是你救了我?”凌宴看向季肆,目光有些复杂,不过更多的还是震惊。

    接着她又摇了摇头:“不行,我不能那么离开……”

    “现在酒店里很危险。”季肆说道。

    “我知道,而且我很清楚,下一次爆炸绝对会发生在我们的头顶上……因为有人要销毁这个杀人现场!”

    凌宴冷静地说道:“就算我现在从酒店里逃出去,肯定还是会被盯上,到时候说不定就没有现在这么好运了。”

    果然如此。季肆心说难怪现场看起来这么违和,这起爆炸也发生的太过离奇,果然是有人在搞事吗?

    这么说来,凌宴一发生爆炸就立刻离开同学聚会的包厢,没有往二楼逃跑而是向宴会厅移动,很可能只是为了不让凶手为了杀她而殃及其他老同学。

    “但你也说了这里很快就会崩塌,不是久留之地……”季肆回过神来说道。

    “您能带我从其他的地方离开吗?至少不能让那个凶手在短时间内发现我还没有死!”不知道是不是病急乱投医,凌宴向季肆恳求道。

    “可是安全出口好像也出了问题,现在唯一的出口……”说到这里,季肆突然想起自己现在的状态,根本不需要走出口来着:“好吧,好像确实有其他能够离开的地方。但是……”

    “我的母亲是全市首富,你肯救我的话绝对会给你很多好处!”凌宴抢先一步说道。

    “你看我是缺那点好处的人吗?”季肆不屑地伸出手来:“钱什么的无所谓,主要是我见义勇为想要救人!走,我这就带你离开。”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zhongshuge.cc钟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