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下无千 > 第491章:你可真是神医啊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zhongshuge.cc看小说就来"钟书阁"!一伙人听到之后,立马吓的,爬起来就跑,连他娘的车都不要了。

    那个刘老板也赶紧下车就跑。

    看着他们跑了,我立马下车,跑到那辆五菱宏光边上,我看着吴浩倒在车里,我吓了一跳,还以为是死了。

    我赶紧将他拉起来,一抹脖子,还好有心跳。

    我看着吴浩手里攥着一个水瓶,我拎起来,闻了闻,明显的里面有药物。

    他们给吴浩下了药了,这真的是要吴浩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还好我耳朵灵光,听到了他们的举动,要不然,这小子现在已经尸骨无存了。

    “喂,是你啊……哼,你弄坏了我的地板,你还没赔钱呢。”

    蒋胜梅立马追上去,冷着脸盯着蒋胜梅。

    我立马翻白眼,这娘们,可真是个财迷啊,这会了,居然还惦记着要钱呢。

    我直接把吴浩扛起来,丢到我的车里,回头看了看那个刺头。

    那个刺头看到蒋胜梅要钱,立马眯起眼睛,眼神里带着一丝杀气还有闪躲。

    显然他没钱啊。

    我笑了笑,实在无法理解,这个刺头明显很有来头,但是连200块钱都没有,这也没谁了。

    这个时候,车里的人咳嗽了两声,打开车窗之后,抱歉地说:“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的保镖给你惹麻烦了,所有的赔偿,我们都会承担的。”

    我笑了笑,看着那位主,这位主也是个会来事的人,不管前因后果,直接要赔钱……

    “我尼玛……吴老狗……”

    我看到那个老头之后,立马傻眼了,我以为是谁呢,但是没想到,居然是吴老狗。

    我立马走过去,不爽地说:“卧槽,还以为是谁呢,没想到是你啊,你从那找的这么高手啊?万斤王怎么不跟你玩了吗?还有,你这一身病怎么回事?感觉要死了一样,之前你的身体不还是好好的吗?”

    我说完就一脸诧异地看着对方,他也看着我,那张虚弱地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地表情。

    这个时候那个刺头立马愤怒地说:“住口,否则,我杀了你……”

    我一听就看着那个刺头,我不屑地说:“吴老狗,你从那找的刺头啊?本事不大,口气不小,还想杀我?哼,搞笑,我告诉你啊,万斤王我都能过两招,别说你了,不是,话说回来,你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得这么严重的病啊?是不是上次在南洋被降头术入体了?”

    听到我的话,那个刺头立马握着背后的刀,但是吴老狗立马说:“住手啊雷……”

    那个刺头立马低下头,十分听话。

    这个时候,吴老狗笑着说:“你……怎么知道,我得了重病?”

    我立马嫌弃地说:“看来你是真的老了,我听都听出来了,你呼吸间,有一股邪寒之气,这股气呢,在你体内的七筋八脉里游走,造成你寒热两虚,阴火旺盛,你的两肺一定有很多结节,跟肺痨很像,但是比肺痨要严重,因为是邪气入体。”

    听到我的话,吴老狗立马说:“你……真是太神奇了,你小小年纪,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你光是听,就能听的出来?实在是匪夷所思。”

    我哈哈笑着说:“废话,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这个时候吴老狗的脸上露出来极其希冀地表情,他问我:“那……你能不能治?”

    我听着就挠了挠头,我说:“我又不是医生,我怎么可能治啊?”

    听到我的话,吴老狗极其失望,眼神里的光,甚至变得有些恶毒,我看着那眼神,我就十分诧异。

    不对啊,他什么时候有这么怨恨地目光了?我心里的吴老狗,他总是一副笑呵呵的,从来不会生气,就算是触到了他的逆鳞,他也只是点到即止,怎么感觉眼前的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不但恶毒,而且,七情六欲十分繁盛似的,一看就不是那种清心寡欲的人啊。

    但是很快,他就笑着问我:“那……你知不知道,有什么人能治?”

    我想了想,我说:“老磁器口,有个老吴,你认识吗?他挺厉害的,神医,连蛊毒,降头术都能治好,你找他……”

    “刚从老磁器口出来,我已经找过他了,他说,我还有半个月的命,除非神仙降世,否则,我必死无疑……”

    我听着就挠了挠头,不会吧?连老吴都治不好?这可就麻烦了。

    我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试试,最近我从湘西回来,得到一种医术,叫做鬼门十三针,专门医治那种邪门的病,不过,就是没给人用过,嘿嘿……你要是不介意,我可以试试。”

    那个刺头立马说:“你这个混账,居然让我们老板当你的试验品?我们老板要是出事了,你担待的起吗?”

    我不屑地看着那个刺头,不爽地说:“靠,什么玩意啊?小九爷我在这个世界上,还没觉得谁比我高贵,我好心帮你,你还不领情,反正都是死,死马当活马医,给我练练手,不好吗?”

    “你才是死马呢……”

    那个刺头生气地吗了一句。

    我不屑地翻白眼,我说:“行行行,反正要死的是他,跟我没关系,你们就等着死吧。”

    我说完就要走,突然吴老狗跟我说:“等等……咳咳……”

    他说完就剧烈地咳嗽起来了,很快,就咳嗽出一把鲜血,十分痛苦。

    蒋胜梅立马说:“很严重啊,怎么办?”

    我立马说:“先给他来一针吧。”

    我说完就拿出来老鬼遗留的鬼门十三针,这个东西,仰阿莎非得要我带着,说是要练习用。

    我这辈子都没想过会有一天用到,但是没想到,今天居然碰到一个主。

    我刚要扎针,那个刺头立马要动手,我立马说:“干什么?真想跟我打一架是吧?告诉你啊,这么寒的天,他已经邪气入体,又加上寒邪入侵,他没多久命啊。”

    那个刺头立马着急地看着吴老狗。

    吴老狗痛苦地挥挥手,咬着牙说:“让……试试……”

    那个刺头眯起眼睛,咬着牙说:“你要是敢伤害我的主人,我一刀劈了你。”

    我呸了一口,不屑地说:“吴晴可是我媳妇,我干嘛要伤害他啊?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听到我的话,吴老狗立马看着我,眼神里带着杀意,那杀意让我有点搞不懂了。

    不过我也没理他,上去一针扎在了他的人中上,入体三寸五分,行针过气,封堵邪寒,镇压邪气乱窜。

    我针了三五下,立马起针,别看针了三五下,但是累的我胳膊都酸痛起来了,整个人也像是被抽干了似的,特别的虚脱。

    靠,没想到这个鬼门十三针救人这么耗内力,真是亏大了。

    我立马问他:“怎么样啊?舒服了没有?”

    突然,吴老狗惊喜地笑起来,前所未有的舒服似的,笑着说了一句。

    “你可真是神医啊!”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zhongshuge.cc钟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