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书阁 > 玄幻奇幻 > 移魂传武,布道天下 > 第138章 ? 开朝皇帝,对错古今!【万字更新,求月票】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zhongshuge.cc看小说就来"钟书阁"!    剑光如虹!

    剑气如霜!

    赵鞅满头白发,面色淡如水,尽管心头有仇恨,但是在举剑挥剑的时刻,满腔的仇怨,似乎都被压在了心底。

    眼中,只有剑。

    他的剑气,好像是画师以大写意泼墨山水般的肆意洒下。

    剑气之盛将空气都绞碎,让云流都激散!

    这是超凡脱俗的境界,仿佛满腹的剑气,于此时此刻尽情的释放!

    赵鞅从巅峰到谷底,再从谷底到巅峰,他的经历绝非寻常人所能理解,故而,他对剑的情感更加的纯粹和深邃!

    万念俱灰之下,能够重归巅峰,这是寻常人所难以拥有的经历。

    一般人,一旦跌入谷底,或许已经粉身碎骨,失去了重新再起的勇气。

    赵鞅人剑合一,体如烘炉,融万千剑意,万千剑气于一身。

    这是一种走极端。

    和裴同嗣的灵窍合一一样,都是一种极端,这种极端,未必有未来。

    因为,太伤身体,能踏足六合境,便已经难能可贵,想要踏足到七曜,怕是难上加难。

    但是,不管是裴同嗣亦或者赵鞅,都无所畏惧。

    他们硬是走上了这一条极端的路,是他们不知道走这条路未来会被斩断?

    不,他们其实都知道,但是,他们已经没有心思去思考未来。

    如今的人族,需要强者,需要强者撑起现在。

    当世人族,战的只有现在,而不是未来!

    而赵鞅比起裴同嗣更极端,他是将剑气纳入体,让自身化作烘炉剑池。

    那过程无比的痛苦。

    比起裴同嗣的纳灵气入窍穴,要更加的艰难,他是三百六十个窍穴,都在吸收天地间的剑气,每一缕剑气都会切割着窍穴。

    那痛楚,堪称是千刀万剐!

    赵鞅挥剑,随着挥剑,他的势气竟是越来越恐怖!

    皇族老祖,乃是古武七境的强者,号称踏足了练神返虚,精神意志极其强大。

    但是,赵鞅恰恰不怕精神意志的攻伐。

    因为他有传武殿。

    对于传武殿,赵鞅非常的信任,那可能是人间最为强大的力量,亦是人族最后的防线!

    故而,赵鞅很信任。

    而且,传武殿本就坐落于他的精神。

    赵鞅不相信,这个懦弱无比,欺软怕硬,只会窝里横的皇族老祖宗,能够在精神意志上,击碎传武殿,伤及他。

    所以,赵鞅的剑,便斩开了一切。

    一往无前,义无反顾,斩碎了那古兵甲胄。

    将皇族老祖的身躯,在空中不断的劈砍,冰魄剑的威力极其恐怖,甚至可以说与赵鞅非常的契合。

    隐约间,赵鞅仿佛是引起了冰魄剑中的剑圣意志的共鸣。

    嗡嗡嗡……

    每一剑斩下,天地间的万物,都仿佛在剑气的切割下破碎!

    云流千疮百孔,一如那喷洒无数鲜血的皇族老祖宗。

    皇族老祖宗惨嚎着,艰难的握着那把黄金大刀,他浑身肌肤没有一处完好,被削斩的血肉淋漓,无比的凄惨。

    鲜血不断的从高空中洒落。

    呼啸之间,砸落在地面,竟是发出钟鼓般的敲响声。

    万丈高空的战斗,几乎呈现单方面的倾倒,皇族老祖的惨状,简直惨绝人寰。

    而突破入超凡的赵鞅却是显得轻松写意,犹如潇洒画师在泼墨化作,在皇族老祖上的削斩,都是每一次的泼墨落笔。

    冰魄剑中,有一股股的破碎的念,涌入赵鞅的心头。

    那是冰魄剑主残留的余念,亦是曾经留下的意念,于今日,与赵鞅的剑意形成了共鸣。

    这是古兵承认了赵鞅,于今日认主。

    赵鞅倒是有些诧异,但是,也没有太过惊讶。

    一把剑而已,此刻于他而言,只不过是锦上添花。

    赵鞅提剑。

    无数的剑气,瞬间化作了白色云流笼罩住皇族老祖。

    噗噗噗!

    万剑纵横,无数的剑气呼啸间,不断冲击和切割,在皇族老祖的肉身上,炸出一团又一团的血雾!

    那是皇族老祖的肉身又挨了剑。

    赵鞅并不急着杀皇族老祖,因为,他知道这皇族老祖肯定还有什么底牌。

    因为皇族老祖虽然在惨叫,被他的剑气切割的不断的惨叫,但是,并不慌张。

    赵鞅一边融合着冰魄古剑中的剑圣剑意,一边在等待着皇族老祖的底牌。

    当然,若是能找到机会一击必杀,赵鞅也不介意一剑格杀。

    ……

    ……

    方舟端坐在传武书屋中。

    眸光冷厉。

    他的杀机同样大盛。

    传武殿金芒四射,光辉璀璨,甚至有各种各样的异兽在其后展现。

    有麒麟飞越,龙凤共舞,獬豸咆哮等等……

    这些异象都是方舟一念之间,所增添上去的,这让传武殿的神秘感愈发的恐怖,也愈发的唬人。

    对于赵鞅,方舟还是很欣慰。

    能够有魄力走出融成千上万的剑气于身体,三百六十个窍穴同时吞噬剑气,将肉身当做剑池的剑修,很少见了。

    赵鞅走了一条最为适合他的道。

    但同样亦是危险的道。

    剑走偏锋,说的便是赵鞅,但是效果却是很显著。

    这一次,方舟是有杀机显现。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李佩甲因为皇族老祖而死,这点就不可原谅。

    一个欺软怕硬的皇族成员,一个将人族带领走向末路的废物,方舟觉得此人必须死。

    不管是为了李佩甲还是为了人族。

    所以,方舟坐镇赵鞅的精神意志。

    尽管隔绝着太虚古殿,隔绝着数万里之遥。

    方舟或许无法明着出手,但是,以传武书屋的特性,挡下精神意志却是非常的轻松。

    这皇族老祖明显也是走了歪路,在古武一道上,主张精神意志的强大。

    事实上,方舟通过对炼神法的研究,古武有点类似与修真,修的是法术,而所谓的法术,就是用精神意志来操控。

    炼精化气,是粗浅的御气手段。

    炼气化神,则是能够调动精神意志,形成精神攻击,甚至隔空御物,调动五行之力杀敌。

    至于炼神返虚,就更进一步,可修成阴神阳神,可精神意志具现,游走于天地之间,杀人于无形。

    手段的确很诡异。

    但是,却很容易被克制。

    新武之道,走武道家之路,而且得到人皇气的加持,这是比起古武更为强势的地方。

    古武的确也不弱,但是在方舟看来,比起新武之道要弱很多。

    曹满创龙脊术,走的是肉身无敌流,气血强盛至极,可焚天煮海。

    所以,曹满六合境的时候,若是开启龙脊术,哪怕是古武七境都可以轻轻松松吊打。

    因为气血太强了,对于精神意志也有着极强的压制作用!

    古武不在意立根于自身的武技,更在意的是精神操控的术,所以弱点太明显。

    这也是为什么,皇族老祖宗一直很忌惮曹满的缘故。

    这位肉身无敌的大朝师,一旦火力全开,气血便可压制的皇族老祖宗的术法完全无用,最后轻松吊打。

    而如今的赵鞅,实际上和曹满的路有点像。

    曹满是肉身无敌,气血可焚山煮海。

    而赵鞅则是走剑气如霜,一剑霜寒十九州,亦可镇压精神意志,敕神,斩意!

    方舟心头逐渐平静下来。

    他平静的看着赵鞅对皇族老祖宗的虐杀!

    剑气如霜,加上冰魄古兵的加持,威能更加的恐怖。

    皇族老祖宗虽然是七境巅峰,但是却被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被千刀万剐,身上被斩了无数剑。

    被赵鞅的剑术连招给连续刺的动弹不得。

    嗯?

    忽然,方舟眉宇一凝,眼眸愈发的深邃。

    却见那浑身染血,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模样的皇族老祖,强行招来了那枚被斩飞的白玉古印。

    “你找死!”

    皇族老祖咬牙切齿,凄厉嘶吼着。

    多少年。

    他多少年没有这么凄惨过了!

    与李佩甲一战,他在挨揍。

    与赵鞅一战……他同样在挨揍。

    古今防御第一的古钟被打爆,如今,防御金甲也被砍碎!

    他就是那个叠最厚的甲,挨最毒打的那位!

    皇族老祖很憋屈。

    他乃是皇族……

    身上流淌的是高贵的皇族血脉!

    为什么……

    为什么这些人胆敢以下犯上!

    他对抗不了神魔仙妖诸族,难道还压不下人族?!

    抓住大印,皇族老祖的皮开肉绽,没一处完好肌肤的肉身之上,无数的鲜血开始蠕动和流淌,竟是宛若小蛇一般,朝着那方大印飞速的流淌而去。

    最后,彻底的钻入到了那方大印之中。

    大印之上,在吸收了皇族老祖的鲜血之后,竟是彻底的化作了猩红。

    最后,竟是飙射而出,悬浮在了皇族老祖的头顶之上,其上的血色光辉,宛若一道光束冲入云霄。

    卷荡起了血色的云流!

    赵鞅一剑斩下,竟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弹开!

    赵鞅眼眸一凝,悬空而立,握住间,浑身上下的气势,开始贯通!

    天地之间,剑气自下而上,自上而下,纷纷涌入他的身躯。

    赵鞅手握冰魄,屈指一抹。

    “这便是你的底牌么?”

    赵鞅冷酷道。

    底牌一出,那这皇族老祖,也就距离死不远了。

    他赵鞅曾经,偷偷摸摸的刺杀皇帝,但是今天……

    他入超凡,要光明正大的斩杀皇族老祖!

    剑修一怒。

    敢叫天地换新颜!

    京城。

    稷下学府。

    怀帝仰着头,跟城中无数人一样,皆是抬头看着天。

    看着那万丈高空的战况。

    李府主陨落,赵鞅的剑,存在着复仇之意,就是不知道是否也会陨落,这一战若是赵鞅无法解决皇族老祖宗。

    那接下来新政的展开,就将会变得愈发的困难。

    怀帝此刻,面容之上,满是舒爽之色,主要是,赵鞅的剑,太犀利了!

    一直在斩着这位无德的老祖宗。

    每一剑的斩下,都让怀帝心中的憋闷得到了释放!

    自从老祖宗威胁他之后,怀帝感觉如山般的压力,一直压在心头,而在李佩甲身死的时候,怀帝很自责,也很愤怒,甚至有些绝望。

    而如今,满腔的绝望,尽数化作了宣泄。

    “杀!”

    怀帝嘶吼。

    哪怕他知道这样很大逆不道。

    毕竟,天穹之上在赵鞅剑下苟延残喘的,是皇族的老祖宗。

    是他庆怀的老祖。

    可是,怀帝不在乎了。

    “那是……”

    怀帝眼眸一缩,当他看到老祖头顶之上浮现的那枚血色大印的时候,神色剧变。

    “那是大庆帝玺!”

    怀帝深吸一口气。

    他认出了那个玩意。

    是象征着皇权的帝玺!

    是真正的帝玺!

    乃是大庆开朝皇帝,平灭了人族江湖,开始禁武八百载岁月的那位开朝皇帝的帝玺!

    这是一件古兵!

    嗡嗡嗡……

    怀帝只感觉到一阵威严的威压在穹天之上扩散开来。

    眼眸微微一缩。

    怀帝感觉体内的血液都在颤抖,那是来自血脉深处的敬畏。

    皇威浩荡。

    整个京城似乎都在这一刻,感受到了浩浩荡荡的威压。

    天庆殿,以及稷下学府中的官员,尽数色变,纷纷跪伏而下。

    皇族老祖宗张开双手,开始仰天大笑。

    这一笑,笑声竟是冲荡了漫天云流似的!

    赵鞅面色淡然,依旧握着冰魄剑,剑中的剑圣之意,正在不断的消融,融入他的精神意志。

    方舟端坐在传武殿中,高高在上,俯瞰着,眸光淡然如水。

    皇族老祖在大笑着。

    随着他的大笑,皇族老祖身上的气势开始节节攀升,那帝玺上,亦是有浩荡的皇威席卷而出。

    轰!!!

    蓦地,云流炸开,呈现涟漪状从四面八方席卷。

    皇族老祖眸光化作灿烂的流金之色,他浑身血肉模糊,但是却有着无上的威严。

    底下。

    怀帝面色大变,难看无比。

    “大庆开朝皇帝……”

    “降临了!”

    皇族老祖宗此刻以血脉牵引出帝玺中存留的皇族开朝皇帝的意志,于此时此刻,重临人间。

    这一瞬,整个大庆皇朝都在动荡似的!

    恐怖的压力,席卷天穹,压迫着赵鞅。

    不过,有方舟盘坐在传武殿内,所散发出的传武殿的光辉,轻轻松松的便挡下了这股威压。

    万丈高空。

    一方大印悬浮。

    一道金光漫漫的身影,悬浮于高空。

    尽管浑身是血,但是,却威严无双。

    赵鞅握剑,与其对峙。

    “开朝皇帝附体?呵。”

    “来的正好!”

    赵鞅淡淡嗤笑。

    双眸流金的皇族老祖,发丝飞扬,气息如山岳般沉凝,那恐怖的气息,仿佛要冻结一切。

    怕是达到炼虚合道的程度。

    盘坐在传武殿中的方舟,眉头微蹙。

    不知道赵鞅能否对付的了。

    气息凝滞了许久。

    天地间,最后响彻起了一声悠然的叹息。

    “侠以武犯禁……吾之大庆,终究还是走到了这般末路。”

    开朝皇帝叹息声,激荡在天地之间。

    他看向了赵鞅,看着底下满城废墟,看着引他降临却鲜血淋漓的皇族后裔肉身,不禁再度发出了长叹。

    “吾踏灭江湖,颁布禁武令,唯有皇族可习武,竟依旧无法稳定大庆江山?”

    开朝皇帝摇头。

    赵鞅闻言,冷笑了起来。

    嗤笑之声,丝毫不加掩饰。

    开朝皇帝不由目光锁定赵鞅。

    “汝为何而笑?”

    赵鞅手指轻轻摩挲过冰魄剑,淡淡道:“笑你还在做春秋大梦!”

    “禁武八百载,是你亲手将人族推向了末路的深渊。”

    赵鞅淡漠道。

    手指轻掸剑身,顿时有清冽剑吟炸响,而赵鞅的背后,一尊剑圣虚影浮现。

    “后世对你的评价,乃一世暴政!残忍恶毒,焚书坑武,愚昧不堪!”

    “是暴君,是罪君,是昏君!”

    赵鞅的话语落下,磅礴的剑气顿时于他身上滋生,像是风暴一般席卷。

    开朝皇帝眼眸一缩。

    身上恐怖的气势顿时迸发,威严无双,手中握住那把黄金大刀,恐怖而霸道的刀气,冲荡云霄!

    仿佛有尸山血海于其后滚滚。

    这是平复一个乱世的王者,气势自然强大!

    “不可能!”

    “吾焚书坑武,换取天下太平,为何后世会这般评价吾?!”

    “乱世皆因武者习武开始,武者习武便会有野心,足够强大的武者,甚至想要凌驾于皇权之上,成千上百的武者汇聚一堂,堪比千军万马,让世间难以太平!”

    “诸国之乱,更有武者屠国之罪举,战乱不休,难以平息,无数百姓因此而流离失所。”

    “故吾统一天下,创立大庆,焚书坑武,便是为了遏制武者的肆意妄为!”

    “何错之有?!”

    开朝皇帝气势愈发的强盛,威压天下。

    他疑惑而不解,反问开口。

    赵鞅摇头,他眸光有些复杂的看着大庆开朝皇帝。

    此时此刻,眼前的不是皇族老祖,而是那位功过由后人评说的开朝皇帝。

    事实上,赵鞅也不知道,皇族老祖的底牌,竟然是这位开朝皇帝。

    既然来了。

    那赵鞅正好替死去的那些人族武道家,那些死去的人族武者问一闻。

    问一问这是非过错!

    赵鞅手指轻叩剑身,剑吟冲霄,煞气滚滚!

    “焚书坑武八百载,人族武道衰弱,武者缺少,唯有皇族习武。”

    “八百年后,域界之外,异族来袭,神,魔,仙,妖等异族强者无数,攻入人族域界。”

    “习武的皇族大军安逸惯了,他们迎战,瞬间溃败,人族域界的防线,脆如薄纸,一攻就破。”

    “异族杀入人族域界,烧杀抢掠,屠村,屠城,屠州……血流成河!横尸百万,千万!”

    “人族禁武,百姓平凡的双拳,根本无法抵挡和保护家园,流着泪,流着血,在满腔不甘中死去,死不瞑目。”

    “习武的皇族,选择放弃百姓,他们主动开放人族域界,让异族入驻,甚至与异族勾结,坑害百姓,压榨民脂民膏!”

    “如今,为了抗击异族的入侵,无数的新武武者身死,新武武道家们陨落牺牲,而皇族古武武者却守着古武的典籍不予分享,甚至变本加厉的勾结异族,残害忠良!”

    赵鞅盯着引来开朝皇帝附体的皇族老祖。

    声如云后惊雷。

    “你说……有错吗?!”

    ps:万字更新,求月票,求推荐票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zhongshuge.cc钟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