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书阁 > 女生频道 > 冷王独宠妃 > 第三十六章 该当何罪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zhongshuge.cc看小说就来"钟书阁"!

    中枪中弹,受冻挨饿,一个人孤苦伶仃,曼允都没有哭过,眼泪却在现在飙泄而出。

    前世,她没有姓名,只有一个1324的数字代号。今世呱呱落地时,才得了‘席曼允’这么个名字。冠上这个名字的标签,已经注定了她一生的改变。

    一个名字,对于别人也许没什么,但对于曼允,却是一次新生。

    而席旻岑,是她这一生中,最亲最爱的人。没了他,是否又会回到那种无人疼爱,黯淡无光的日子!习惯了席旻岑的存在,曼允不想离开他,也离不开他。

    “别怕,父王在。”

    掰住曼允的脸庞,席旻岑为她擦掉眼泪,“你是父王的女儿,怎么能轻易哭!”

    八年来,这是曼允第一次哭。眼泪的感觉,甚至令曼允觉得陌生。但心里一酸,泪水不知不觉流出眼眶,根本由不得曼允控制。

    认真审视父王的英俊帅气的脸庞,曲线刚阳,五官犹如刀刻。曼允搂住席旻岑的脖子,记下父王这句话。她是父王的女儿,怎么能轻易哭。环抱的力度加紧,就算父王想放开她,她也会牢牢抓紧父王的手,决不让父王有机会甩掉她!

    父王从箭雨救下她的那刻,就注定不能甩开她了。

    自己喜欢的东西,需要自己争取。曼允努力把眼泪吞回肚子,但抽泣的声音弄得她每隔一会,就打一个嗝。

    小手往眼睛一擦,擦掉挂着的泪痕。

    “父王,水,我要喝水。”

    见曼允不哭了,席旻岑一肚子火气全消了。松开环抱曼允的手,去桌上倒了一杯清水给曼允。

    曼允接过,囫囵几口,一杯水见了底。

    席旻岑轻拍曼允后背,“小心呛着。”

    不打嗝了,曼允总算好受点。双眼恰好看见寝宫里摆着的笼子,两个女孩折腾了快一个时辰,却得不到释放,脸色跟个苹果一般红。

    “父王……”

    刚才只顾着安抚曼允,席旻岑早把那对女孩忘记了。故事重提,双眼结冰,周围温度自动下降。

    “父王,你听我解释。我买下这对女孩,只是不想她们落入那群顽固子弟手中受尽侮辱。”自始自终她绝没有起不正当的心思。

    席旻岑已经冷静,听曼允一说,火气又消散不少。

    “她们是覃汜国的公主,允儿只想让她们清清白白的走。”这两个女孩,若不是被药力控制,绝不会做出这些淫<和谐>荡的动作。

    她们眼中的不甘和傲气,不是装出来做做样子。

    “知道她们和父王有仇,你还好心救她们?”席旻岑斜眼瞧曼允。

    “如果笼子里的人,是我,父王会怎么做?”曼允毫不避讳对上席旻岑的眼睛,她觉得这件事情,她没有做错。父王,也没有错。那两个女孩,更没有错。

    刚才还哭啼啼的小女孩,又恢复往日了冷傲,一张小脸坚持着自我。

    席旻岑揉了揉她的发丝,“这种事情,绝不会发生在你身上。这种毫无假设性的问题,父王不用回答。”

    眼中冷光一现,他怎么可能让曼允深陷那种处境。

    只要他在一天,便没有人能动曼允一根毫毛,除了他自己。

    “假设一下,也不行吗?”曼允说话平缓了些,不像刚才一抽一泣。

    席旻岑摇头,“不行。”

    “那么这对女孩,允儿想怎么处理?”席旻岑言归正传。

    “由允儿亲自送她们上路。”这是曼允一早的打算。

    席旻岑剑眉微微蹙起,“由父王来。”

    走至床头红柱,红柱上挂着一把剑。席旻岑抽出,“她们皇室一族,全是本王杀的,死在本王手里,也好让她们一家团聚。”

    席旻岑不想让曼允手染鲜血,这种杀人的事情,还是由他动手比较好。他杀人无数,也不在乎这一个两个。

    跟父王相处了一两个月,父王心里想什么,曼允多少能猜出来。摊开双手陷入沉思,这双手早就染满了鲜血,只是父王不知道罢了。

    席旻岑动手极快,一点风吹草动,曼允也没听见。当再次抬头时,笼子里两个女孩已经双双瘫倒在地。除了脖子上一条细细的红痕,全身完好无损,走得也很安详。

    “朱飞。”席旻岑一吼,房外时刻候着的朱飞立刻应声。

    “带几个人进来,把笼子抬出去,顺便把两个女孩好生安葬了。”擦干净刀锋上的血迹,席旻岑把剑重新插回剑鞘。

    朱飞身后,跟着一个走路不稳,极为狼狈的人。

    朱扬从朱飞背后探出头,看见曼允并没有受什么严重的惩罚,松了口气。双膝跪下去,头触到了地板。

    “朱扬自知有错,请王爷惩罚。”朱扬刚一说完,怀中突然蹦出一团白面团,直冲曼允。

    从花柳街被哥哥扛回来,朱扬害怕小耄獓丢了,一把将它赛进了衣兜里。刚才一弯腰,衣服露出一条缝隙,小耄獓看准了,就蹦出来。

    席旻岑不知是何物,伸手一抓。小耄獓本以为傲的速度,没躲不过席旻岑的突然出击,一把被擒住脖子。

    “是耄獓?”司马家的拍卖会,越办越好嘛,连这东西也弄到手了。

    “父王,这是我拍下的宠物。”害怕父王捏死小耄獓,曼允从席旻岑手里抢回小耄獓,放在怀里。

    席旻岑微微点头,“如果你想要宠物,可以给父王说,父王为你弄来的宠物,一定比这只好十倍。”

    小耄獓似乎听懂了意思,对着席旻岑呲牙吱吱了两声,却不敢攻击。动物的感觉是灵敏的,对方强大的气势,已经让它从天性上胆怯。

    相信席旻岑说的话不假,但曼允摇了摇头,手掌托起小耄獓,“有一只,就够了。”

    视线落回跪着的朱扬身上,席旻岑坐回床榻,“朱扬,你跟在本王身边也多年了。可知你今日犯了什么罪?”

    “属下不该知情不报,隐瞒小郡主的行踪,更不该带小郡主去花柳街。”这番话,朱扬心里已经想了不下十次,唯恐在王爷面前,说错了嘴。

    “依照规矩,该当如何?”

    朱扬脸上流满了汗水,一字一顿,“自行了断。”

    朱飞严肃的脸,浮现悲色。握剑柄的手,紧了几分,手关节泛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和谐>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zhongshuge.cc钟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