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zhongshuge.cc看小说就来"钟书阁"!    吴旭这两天很痛苦,像刚刚做了一场重大手术,麻药的劲儿刚刚过去似的那么痛苦。

    一直以来,吴旭几乎每天都和陈小钰待在一起。他和她一起研究下次出村子的探索路线,一起畅想下一次能够碰到多少神奇的东西。

    但是就在两天前,一切都变了。

    因为那天,吴旭没管陈小钰的死活,扔下陈小钰,独自逃掉了。

    倘若陈小钰死了,吴旭觉得自己虽然会难过,但绝不会痛苦。

    然而陈小钰没死,不仅没死,她还带来了那个行侠仗义的烂好人。

    那天晚上,吴旭本来是想好好给陈小钰赔礼道歉的。但是他看着陈小钰为苏辰求情,忽然沉默了下来,到最后也没说出口。

    也许是无颜面对,也许是觉得无所谓,也或许……是看到陈小钰为另一个男人求情,心中气愤。

    然而回家之后,吴旭陷入了无尽的悔恨之中。

    本想睡上一觉,第二天一切就能恢复正常了。可是当他准备睡觉时,却听到了陈小钰和苏辰一家一户敲门的声音。

    他看到了陈小钰帮助苏辰获得村民们的信任,看到了陈小钰开心的笑容。

    忽然就他满怀期待起来,等着陈小钰和苏辰敲响自己家的门,他早就准备好了一件远古遗物,早早地攥在了手里。

    然后,他眼睁睁看着陈小钰和苏辰绕开了他的家,往更远处走去。

    他并不知道,两人之所以绕开,是因为苏辰不想让陆真青提前得到消息,将村长家附近绕了过去而已。

    只是吴旭家,是往北数第一户而已。

    吴旭不知道,吴旭只以为,陈小钰再也不会和自己说话了。

    那一刻,吴旭第一次觉得自己痛苦。

    但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痛苦。

    我们都知道,这种痛苦叫喜欢。但是连基本教育都没有的废土之中,大多数人只知道满足自己的**,却不知道何为喜欢——或者应该说,废土之中,强者不需要喜欢。

    想,就抢过来好了。

    可怜的吴旭从没接触过男女之事,直到他失去了陈小钰时,才仿佛明白了那种独属于男女之间的痛苦。

    那一晚,本想睡上一觉忘掉一切的吴旭,失眠了。

    第二天的村民大会上,吴旭看到当陆真青宣布苏辰正式留下的时候,陈小钰雀跃欢呼的样子。

    他第二次觉得自己很痛苦。

    他将自己关在了家里,仔细回忆着和陈小钰这些年的点点滴滴。

    他想到两人从小到大,从没分开过;他想到来到勤劳村后,他带着陈小钰出去的每一次探险……

    想完了这些,他开始想,陈小钰在干什么。

    也许在和苏辰闲聊,也许在和苏辰讨论以后的日子,也许……

    他发现自己无法忍受那些想法,只要想到陈小钰和苏辰在一起,他就无比痛苦。

    在反反复复的痛苦和煎熬之中,他终于在某一刻顿悟,他的痛苦,来源于陈小钰。

    他好像是喜欢陈小钰的。

    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

    为什么,自己明白得这么晚?为什么,那天自己要抛下小钰,独自回村?

    懊悔,无尽的懊悔。

    渐渐的,懊悔变成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于是,昨晚他又失眠了。

    直到天光破晓,直到人声鼎沸,他再也忍不了了,他从床上蹦起来,像一只饿鬼般冲出房间。

    他一定要和陈小钰说个清楚!

    所以,此时此刻,蓬头垢面的吴旭,站在了陈小钰的面前,直截了当地说:“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

    对于吴旭这两天的心理历程,陈小钰并不知道,没人知道。

    听到吴旭如此突兀的话,陈小钰有些哭笑不得:“吴旭你搞什么鬼?”

    “我不是搞什么鬼,我是认真的,小钰。”吴旭红着眼睛,说道,“我真的喜欢你,我错了,那天我不应该丢下你的,真的,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事情都过去了,不用再说了。”陈小钰不想再提前天的事。

    “好,你不怪我就好,那你答应我了吗?”吴旭听到陈小钰的话,喜道。

    “不是,”陈小钰道,“吴旭,我一直拿你当朋友,从来没想过喜不喜欢。而且我觉得,在这废土之中,谈那些东西,实在是没什么用。好了,看你眼睛红红的,赶紧回去好好休息吧。我还要干活呢。”

    正如吴旭一样,陈小钰也不懂什么男女之事。她只是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但吴旭并不这样想。

    听到陈小钰的答案,他浑身的气一下子散掉了。

    “好,好,我明白了……”吴旭惨然一笑,头发忽然凌乱地摆动起来,“你喜欢那个苏辰对不对?你喜欢苏辰!”

    “你在说什么,苏大哥是我的救命恩人,什么喜欢不喜欢的!”陈小钰生气地道。

    两人的声音实在太大了,大到本来正在干活的村民们都跑过来看热闹。

    “哎呀,吴旭你可算了吧,小钰都说不喜欢你了。”有人说着风凉话。

    “小钰就算真有喜欢的人,也不可能是你啊。虚仁不比你强吗?苏辰也比你强啊!”有人嘲笑道。

    有一个年轻小伙跳出来,挥舞了一下自己健硕的臂膀:“我也比你强啊!”

    “你把小钰扔在外面的时候怎么不说自己喜欢人家?现在来说?还不是看小钰和苏辰关系好?”有人则冷言冷语。

    “说白了,你就是嫉妒人家苏辰比你强!”

    ……

    陈小钰的呵斥,让吴旭的心里世界开始崩塌。

    而周围人的话,则像一把接着一把刀子,插进了吴旭的心里。

    苏辰比我强吗?我真的很弱吗?

    抛下了小钰,我是懦夫吗?

    我真的是嫉妒他们吗?

    吴旭在内心深处问着自己……

    ……良久,他豁然抬起了头。

    苏辰比我强?没错!

    他是个进化者,我不是!

    小钰现在是他的,不是我的!

    “我就是嫉妒,我就是嫉妒,我就是嫉妒!”

    就在他喊出这句话的时候,一股磅礴之气自他体内诞生,飞旋的气流汹涌而起,竟瞬间将周围的人横推了出去。

    这两天他产生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一下子说得清道得明了。

    原来那叫嫉妒啊!

    但……

    “我就是嫉妒!”吴旭现出一种癫狂的笑容,像午夜梦回时,遇到的最恐怖的鬼,“那又怎样?!”

    “难道你们,就没嫉妒过别人吗!”

    吴旭忽然一挥手,一股肉眼可见紫色气旋,扑到了每一个人的身上,钻入他们的大脑。

    吴旭,觉醒了……

    ……

    “如果我们村子里能多几名进化者的话,我也不用这么累了。”陆虚仁给苏辰解释完进化者的事后,感慨地说。

    两人此时已经深入交流了一番,开始时的那种陌生感随着对话早已消失。

    随着对陆虚仁的了解加深,苏辰发现陆虚仁是个很随意的人,更是一个很简单的人。

    他不像他父亲陆真青一样,对权力甚为贪恋。

    他也不像其他进化者一样,将普通人视为蝼蚁和奴隶。

    勤劳村之所以是勤劳村,是因为有陆虚仁。

    这话实在太正确了。

    听到陆虚仁的感慨,此时已然熟悉了陆虚仁的苏辰,便顺嘴打趣道:“你想多几个进化者,你爸可不想。”

    “我爸他总是以为,坐在什么位置上,就拥有多大的权力,但我倒是觉得,真正的权力,永远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上。”陆虚仁捏了捏拳头,“废土之中。拳头大的,权力就大。”

    “那万一有人比你更强呢?”苏辰问。

    陆虚仁道:“我爸喜欢当村长,我不喜欢。对我来说,我只要能待在村子里就行了。我之前还犯愁,我爸如果不干村长了,他一定要我当,我可怎么办,现在好了,有了你,下一任村长我就可以放弃了。”

    “哎!”苏辰赶紧摆摆手,“你不想当村长,我更不想。更何况,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陆虚仁疑惑道:“你还要走?为什么?”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苏辰无病呻吟了一下。

    “可是……你走了谁来当村长?”陆虚仁问。

    “当然是你当了。”苏辰笑道。

    陆虚仁无奈一笑:“那还是让我爸当村长吧。”

    ……

    “虚仁这么早跑哪去了?去找苏辰了吗?嗯,赶紧把苏辰赶走,这样陆家的地位就不会受到影响了。我先去看看骆驼分割得怎么样了,我儿子就是厉害啊,连那么大的骆驼都能杀死……”

    陆虚仁迈着轻快的小步子,走到了水井前。

    “村长!”

    忽然,他听到有人叫他。

    回过头,陆虚仁看到了一个惊悚的画面!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zhongsh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