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zhongshuge.cc看小说就来"钟书阁"!    前文已经说过,很多从远古废墟中挖出来的远古遗物,因为时代的断层,现在的人并不能知道它们的具体用途。

    但你要知道,曾经的地球是多么的繁荣,就算不能做到挨家挨户现代化,却也相差不远。在这个时代生存的人,几乎每个的手里,都有几样远古遗物。

    远古遗物实在是太多了,多得在这废土之中,完全不值钱。

    都不知道干什么用的,能有什么价值?

    就像这勤劳村中,每一户人家的家里,都会和陈小钰家一样,存有一些只能看却不知道怎么用的远古遗物。

    若非陈小天那该死的好奇心,苏辰也想不起来自己还有这么一招绝招,一招除了他,别人都没有的绝招。

    那就是就是利用自己的“信息全知”,换取村民们的支持。

    因为于己无利,所以明天投票,大多数人必然会投反对票;但如果苏辰的留下能让村民们了解那些远古遗物的具体用途,那无利就变成了有利,投上一票支持,自然便成了理所当然。

    经过苏辰的解释,陈小钰瞬间也明白了过来。此时日色将尽,事不宜迟,陈小钰立刻拉着苏辰,准备挨家挨户敲一遍门。

    勤劳村依山而建,呈南北走势,为了防止遗漏,陈小钰带着苏辰直接来到村子的最南边,率先敲响了李婶家的房门。

    “小钰你怎么来了?这都快黑天了,有什么事吗?”一个中年妇女打开门,见是陈小钰,笑着问。

    “李婶,我记得我李叔之前捡到过一个乌龟壳,不知道那是干什么用的,那东西还在吗?”陈小钰笑着问。

    “嗨,那个王八壳子啊,我本来想扔了的,我家那口子非得把它摆在家里。怎么了,你想要那个王八壳子?”李婶道。

    “不是不是。”陈小钰摇摇头,伸手指向苏辰:“这是苏辰,他对远古遗迹和远古遗物比较了解,也许他能帮你弄明白那个乌龟壳是干什么的。”

    李婶疑惑地看了看苏辰,苏辰露出职业微笑,挥手打招呼。

    “你懂远古遗物?”李婶合理性地质疑。

    “李婶是吗?”苏辰往前走了一步,“我叫苏辰,是一名出色的历史学家,因为我什么都懂,所以江湖上的人都称呼我为——‘百晓生’。

    “对了,你看这个,就是我研究出来的。在远古时代,这是一个安全帽。”

    为了让人信服,苏辰来的时候还顺手戴上了陈小钰用来装水的安全帽。

    打量了一下,好像还真是个帽子。李神想了想,便回屋拿出了一个造型精美的“王八壳子:“那你给我看看,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那“王八壳子”是个陶瓷做的圆形器具,上面绘着漂亮的花鸟图案,在器具四周,分散着好几个孔洞,

    圆咕隆咚的,确实挺像“王八壳子”。

    不过苏辰看了一眼,当时就乐了:“这东西可不是王八壳子,这是个陶笛。”

    李婶愣了愣:“那是啥东西?”

    “乐器,就是这样。”苏辰也不管笛子的嘴脏不脏了,直接上嘴吹了段《青花瓷》。

    音乐一响,李婶惊了,陈小钰惊了,旁边听到声音的几户人家都惊了。

    “哟,这是什么声音啊?真好听!”

    “你们看你们看,那不是李婶家那个王八壳吗?怎么会发出声音?”

    “那年轻人谁啊?长得还挺帅的?”

    临近的草房里,有几个妇女走出来,发现是个帅气的年轻人在吹李婶家的“王八壳子”,顿时好奇地围了过来。

    一曲奏罢,周围立刻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那个王八壳子还能吹呢?”

    “这东西好玩诶,李婶要不这东西给我得了。”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

    “不给不给,这是我家的!”李婶此时也笑开了花。苏辰这么一吹,她当时就相信了,苏辰确实是个很有研究的历史学家。

    “知道怎么用了吧?”苏辰将陶笛还给李婶,笑着问。

    李婶满脸惊喜地道:“哎呀你这个百晓生可真是厉害啊,我之前就说这东西是个吹的喇叭,我家那口子偏说上面洞太多太散,是个变异的王八壳。哈哈哈哈,原来真是个吹的,这东西叫什么?”

    “陶笛。”

    “陶笛?”李婶学着苏辰的样子摆弄了两下,不成音律,但她也是差不多弄明白了陶瓷上面的孔,就和她以前见过的笛子上面的孔是差不多一个作用,“好啊!好!小伙子真棒!”

    顿了顿,李婶主动帮忙宣传道:“你们赶紧把你家那些不知道怎么用的破烂拿出来,这个叫苏辰的小兄弟啥都懂,他可是个历史学家!”

    “真的?”

    “历史学家是啥啊?”

    “历史学家就是研究历史的。”

    “他懂远古遗物?那你帮我看看这个是什么东西?”

    有人顺手就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物件,那小物件只有小拇指的一半,乳白色,可能是因为被盘了好久,上面油光锃亮。

    苏辰看了一眼,笑道:“这是个无线耳机,以前的人叫它airpods,不过你这只有一个,也没手机,用不了。”

    “无线耳机是干什么用的?”

    “就是能让声音通过这个东西进入耳朵里,别人却听不见。你试试把它插进耳朵里,是不是很合适?”苏辰建议道。

    那人瞅了瞅,在苏辰的指导下,将耳机插进了耳中。

    “哎哟!还真是插耳朵里的,神了!”那人惊讶道。

    苏辰接连鉴定了两个东西,都准确地说出了它们的用途和用法,其他人顿时相信苏辰确实是个历史学家了。

    “给我看看!”

    “历史学家,你给我也看看!”

    “先给我看看……”

    大家七嘴八舌,好不热闹,陈小钰果断站出来,拦住众人,喊道:“等一下!各位乡亲,在帮大家鉴定物品之前,小钰有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小钰你说吧。”陈小钰平时也深受村民喜爱,所以村民们笑呵呵地让陈小钰继续说下去。

    陈小钰声情并茂地说道:“我苏大哥一直流浪在荒野之中,这次来到咱们村子,见咱们村子和谐繁荣,所以便想以后一直留在村子里,平时没事的话,就为大家鉴定一下不认识的远古遗物。村长刚才见过苏大哥后,对苏大哥也是十分欣赏的,只是大家也知道,咱们村子以前来过很多心怀不轨的人,所以村长不敢自己擅作决定。他明天会召开村民大会,让大家决定苏大哥的去留。

    “苏大哥的本事大家也看到了,希望大家看在苏大哥能帮大家鉴定远古遗物的份儿上,能够在明天的村民大会上给他投一张支持票。谢谢大家了!”

    “就这事儿啊?行没问题。我一看这小子就和以前那些来咱们村子图谋不轨的人不一样,明天我一定投他一票!”李婶第一个站出来,拍胸脯说道。

    “我们也是,我们也是,明天肯定让这个百晓生留下。来来来,你先帮我看看!”其他人也如此说着,不过他们更想让苏辰帮忙鉴定一下远古遗物。

    成了!

    苏辰和陈小钰对视一眼,知道这一招奏效了。

    “好,那我就帮各位好好看看!不过因为时间太晚了,一个人我只鉴定一个东西。放心吧大伙儿,我只要还在村子,你们家里的远古遗物,我一定都给你们看完了!”

    苏辰见方法奏效,立刻使了个心机,直接立下一人只看一件远古遗物的规矩——这就像讲评书一样,你不做个扣子,下回谁还听你说?给他们一个念想,他们才能支持苏辰留下,才会觉得苏辰的留下,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十分有利的事!

    苏辰的这规矩虽然让很多人不满,但他们还是不情不愿地接受了。

    之前一个都不认识,现在认识了一个,这已经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再说了,只要苏辰还在村子,之后慢慢让他鉴定不就成了?

    而苏辰怎么才能还待在村子呢?

    明天村民大会,投支持票呗!

    ……

    旗开得胜,又因为陶笛的声音吸引了几户人家,这场紧急“拉票”的开局相当之顺利。接下来,苏辰和陈小钰挨家挨户地走过去,直到月上枝头,终于将差不多所有村民家走了一遍。

    两人还特别心机地绕开了村长家附近,毕竟拉票这行为,让村长知道不太好。

    一切准备就绪,接下来,就等着明天村民大会到来,就可以了!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zhongshuge.cc